• 莫名之轻——写给游荡于城市的人们

    当你被岁月打击了一次又一次,你恐怕会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忧郁原来是很稀少的,忧郁在骨子里是要开花的,那花把世界全遮住了。内心无归的时候会发现温暖是灰暗里的一丝自言自语。当伤口一再暴露,或者生命的风没有任何回响,孤独才是最可靠的。把一切都抛开,将生活捏在手中,然后轻轻的散尽。

  • 李戈晔 About My Feeling

    我常常思考如何活着才能说是“真实”?如何画才能画出“真实”?我时常徘徊在“真实”和“梦幻”的边缘,忘记了“真实”的意义,陷入“梦幻”的沼泽。我往往会在“梦想”中寻找真实的感觉,又在“真实”中寻找梦幻的意境。最后,找到的可能既不是真实也不是梦幻,而是两者的混合体。

  • 对绘画的再认识

    绘画是人类文明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类产生文字之前,绘画就已存在,绘画似乎是伴随人类生命开始的。每当看到那些古老岩石上的生动画面,我们不禁自问:远古人类创造这些绘画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要画这些景物?并且,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画?

  • 脆弱的真实

    绘画的过程就象一个不断寻找真实的过程,它能帮助你认识自己,帮你找到最真实的自己;每一张画面的完成,就是一个自我的呈现。每当我面对自己的画,象一次次面对自己,面对一个个不同又相同的自己;每一次面对,都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似乎回到当时的时间,空间,每一个笔触都散发着当时的味道,每一块颜色就像是当时的心情。佛教中有一句偈语说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