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水无香(代序)——写给当代女艺术家近作邀请展

    茫茫人海中,我们经常和这些女人擦肩而过而无法一睹芳容,现在我们有了这个展览,可以让我们解读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才气横溢的女人、一个爱打扮的女人、一个素面朝天的女人。她们是一群有趣的女人,因为她们热爱艺术。

  • 愿赌服输

    几乎所有的热门行业,特别是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后的热门行业所面临的情况都差不多——缘于利润的趋使而兴起,短暂的暴利时代结束后,开始一模一样地面对短缺经济到过剩经济的阵痛转型。艺术品市场说到底不能像公益事业那样追求社会效益最大化,而是在探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产业。

  • 新锐的目光

    在网络的世界里,不怕孤独的新生代选择了“一个人的空间”,在我们的艺术界,追求无拘无束的新生代选择了“我自己”。他们以惊人的坦诚之心和天真无邪的创造力,以完全彻底的自由任意重造世界,随心所欲地行使他的想象和魄力,他们不要规定,不要偏见,什么都不要,又什么都想要去创造。也许他们还没有过多的生活体验,经历相对单纯,他们以比他们的...

  • 我对何加林、张谷旻、张捷水墨作品的感受

    何加林、张谷旻、张捷和许多艺术家一样,他们认为传统首先是艺术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家的一种有效资源,前传统的尊严就是确保价值的有效方式。问题是,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传统传承、传统文化的人所要做的工作是极其艰巨的,也未必一定愈有创意、制作愈精良就愈有价值。基於这一点,何加林、张谷旻、张捷必须做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 水墨哲人的知止后返

    王赞为人厚道、正直,总是善待他人,任何人都愿意和他相处且不必有戒备之心。走进他的画室,你又会被他的超大尺幅的画逼迫而显得有些不自在,细下心来看他的大作品,你总会被家国天下、历史情怀所包围,而小作品你又能被他的侠骨柔情所感染。

  • 评王赞近期水墨作品

    德国的历史学者斯宾格勒这样说过,不同的文明总是起源于乡村和自然,最后几乎无例外地衰亡于城市的“石化的”环境中。在这个意义上,王赞的行走理应是对“源头活水”的一种接续。他把“行走”理解为探索艺术语言新空间的一种方式,而且也愿意以自已的躯体,用自已的生命去体验新的感性空间中存在的各种艰难和危险,也就有可能突破原先的思维模式,形...

  • 魅力所在

    我一直认为诗歌的本身是一种语言游戏,是内心生活和现实冲突的一种缓和,诗歌巧于短小,易于唱和,因此,诗歌容易讨人喜欢。可是愈是讨人喜欢的愈有风险——为了取悦于人而降低格调。前几年红的发紫的一些诗坛名角如今的偃旗息鼓便是明证。他们不是不懂得游戏规则,只是想在得鲜花和掌声的同时,又想得到同行的点头,不过结果不太理想:同行懂行,所...

  • 说话说画

    画画的人其实很郁闷,他们一方面想有更多的受众能读懂他们的作品,一方面又不希望其他人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他们想让评论家为他们的创作说些什么,但有总觉得评论家说得不怎么准确。于是,不少的画家百无聊赖地操起笔为自己的画说起话来。

  • 水墨的飞扬和梦想的飞翔——写给水墨飞扬。第一回秀空间水墨艺术家推荐展

    有人说,这是一个艺术人和四个艺术家的展览;有人说,这是一个小女子在外面打拼了一段时间的成绩报告单;秀说,这是我的敬乡展,我要站在我熟悉的土地上用我的家乡话和我的父老乡亲分享艺术的美丽和魅力。

  • 善变者勇

    艺术的创新和探索是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的基本属性。但是,中国画局限于材料和程式,它的变数一直微量的,而中国花鸟画又因为题材的问题变数更小。当然,所有的原因或者说最有说服力的原因都不能作为中国花鸟画演进缓慢的理由。中国花鸟画艺术发展太落后了,在当代,它的落后已经接近于停滞。

  • 解读“无法解读”——为无法解读的江南·2007年江浙沪水墨画家作品邀请展而作

    通常,艺术创作存在着时间的、地域的共性,比方我们常说,这是古代的艺术,这是现代的艺术;这是亚洲的艺术,这是欧洲的艺术,等等。之所以能在艺术品中识别时间和地域的共性,不是作品表面简单的写上年号或者是记载某一地区的风情或风貌,而是取决于观赏者起码的历史和地理的常识之外的文化判断力。

  • 被误读的80后

    80后的艺术家生活背景与我们不同。他们出生的年代是激情流溢的年代,是理性回归的年代,所以对于1980年到1989年激烈的文化思潮是一种在场却未能参与的状态。他们开始记事时是中国计划经济转向为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的上世纪90年代,他们还没弄清楚“下海”是怎么回事时却理解了“下岗”一说。